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她的生活我的戏

本书精选了微型小说作者夏阳多年来的优秀作品。他喜欢将小说中的人物和事件,像品...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小杆和老杆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小杆和老杆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老杆开了家小餐馆,在汽车站对面,为进城的乡下老俵炒盘廉价的米粉。老杆一天到晚忙得脚打P股。
  小杆,老杆儿子,无职无业,游手好闲。小杆喜欢上网,还是当地一个小网站--剑邑论坛的版主,整天和一帮网友厮混在一起。
  老杆问儿子:“你当版主一个月拿多少钱工资?”
  小杆说:“谈什么工资,真俗!”
  老杆骂:“老子以前在生产队当会计,除了工分,一年还拿7块钱呢!别人家是吃饱了饭找消化,你呢?你是饿瘪肚子穷快活。有精力还不如帮老子洗洗盘子。”
  “爸,你懂个屁!这是生活,生活得讲究质量和品味。”
  小杆告诫老杆别动不动就是钱,生活除了钱还应该有其它的内容。老杆撇了撇嘴,不死心地劝儿子:“你还是老老实实找个姑娘结婚成家吧。”
  28岁的小杆脖子一梗:“我不能随便把自己卖了,没有爱情结什么婚!”
  “你能值几个钱?什么叫爱情?爱情就是狗屁!”
  小杆苦笑。
  一天,小杆挽着个俊俏的姑娘来见老杆:“爸,我的爱情来了。”
  “爱情”模样乖巧。老杆的双手激动地在油腻腻的围裙上擦来擦去,笑着问:“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笑笑,没有说话。小杆说:“她叫夜空不寂寞!”
  “啥?”老杆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世上哪有这鬼名字?
  “夜空不寂寞,是她的网名。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
  “哑巴?”老杆暴跳如雷,气得把锅都敲烂了。
  气归气,老杆最终没能拦住小杆和哑巴的爱情。
  小杆结婚后,不再往外跑了,成天在家里恋着老婆。老杆感慨儿子成家了,心也收了。成家便要立业。小杆找老杆商量:“爸,我想开家餐馆。”
  “开什么餐馆,一起做得了,我这里本来就缺人手。”
  “你这哪里是开餐馆?分明是卖苦力!你这样挣钱太累了。”
  老杆气得要吐血,挥手给儿子一记耳光,破口大骂:“你看不起老子?兔崽子,就你这德性能开餐馆?”
  小杆捂着火辣辣的脸直笑:“爸,看你说的!我是兔崽子,你是什么?兔?”
  老杆乐了。
  小杆一脸正色:“借我一万块钱,半年后还你。”
  “一万块?一万块能开餐馆?你疯了吧!”
  “爸,不用你操心,我心里有数。”
  小杆在城郊的马路边找了栋旧房。这房子是一个叫“南飞雁”网友的,雁已南飞广东,房子闲置多年。“南飞雁”不要租金,只求小杆把房子看好。小杆找了块塑料布,用红漆歪歪扭扭地写上:小杆儿时的味道。写完后,歪歪扭扭地挂在破烂的房檐下。
  这就算正式开张了。
  八仙桌,长条凳,锅碗瓢盆土得掉渣。最大的卖点还不是这些,是柴火。小杆从老家夏阳岗上运来十多车木柴,堆在房前的空地上,小山般码得整整齐齐,像一块巨大的招牌,招揽着来往的路人。不烧煤气,烧柴。两个雇来的老太太,一把鼻涕一把泪,在灶前专门负责添柴加火。厨师,都是乡下红白喜事的老厨倌。几个老头一个月拿着700块工钱,笑得合不拢嘴,特别卖力地烹饪这些传统的乡下菜:清炖梅岭土鸡、红烧泉港野生甲鱼、油焖丽村人参豆腐、清炒罗山白玉兰笋、干锅荣塘猪崽肉、白切孙渡板鸭、油淋荷湖小白菜、清蒸袁渡土鸡蛋和干蒸白马寨狗肉,追求最土最原始的农家口味。就连服务员,也是清一色的农村大嫂。
  小杆玩的就是土里土气,引领饕餮之徒寻找大自然,寻找儿时的味道。
  开张那天,小杆在论坛里发英雄帖,广邀网友。大家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颇有几分水泊梁山的豪气。饭后,网友们纷纷写帖子发图片,盛赞小杆儿时的味道。
  一传二,二传三,三传全丰城。
  小杆声名大噪。很快,顾客盈门,生意跑火。城里人厌倦酒楼餐桌上的千篇一律,纷纷往郊区蜂拥。
  餐馆原来也可以这样开?老杆看到儿子的生意红红火火,心中窃喜。
  半年后,小杆没有食言,来找老杆还钱。老杆说:“还个屁!老子就你一个儿子,父子之间还能算清账?老子养你这么多年,你还得起吗?别赚了几个臭钱,尾巴就翘上天。”
  小杆鸡啄米一样点着头:“那是,那是。”
  老杆忍不住问:“你是怎么想出这鬼点子来的?”
  “我哪里有那本事,这是一个叫闲得无聊的网友帮我支的招,他是个美食家。”
  “哦,这还差不多。”老杆清楚自己儿子能吃几碗饭。老杆幡然醒悟:“你小子上网,是不是为了拉关系交朋友,为自己发财铺路子?”
  小杆哭笑不得:“上网是为了找乐子,和发财不搭界!”
  “妈的,这网也太厉害了!”老杆暗自惊诧。老杆瞒着儿子,花了300块钱,利用晚上的空当,在电脑培训班坐了两个月。电脑给老杆开启了一片新奇的世界,让他流连忘返。老杆偷偷地在论坛里注册了一个网名--跑马溜溜的山上,这是他年轻时最爱唱的一首歌。
  从此,一个超级老网虫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