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她的生活我的戏

本书精选了微型小说作者夏阳多年来的优秀作品。他喜欢将小说中的人物和事件,像品...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数楼
章节列表
第二章 数楼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近两年楼市跑火,买楼像买大白菜一样热闹。这可把马胡子他们乐坏了。楼盘好卖,就意味着活儿多,意味着不会拖欠工钱。
  很少像今天这样清闲,因为停电,大家下午美美地睡了一觉,到了晚上,电还是没来。一群汉子坐在钢筋堆上,就着月色喝啤酒,抽烟,聊天。
  聊天自然是聊老家,东家长西家短。聊完老家,便聊城里。聊城里的娘们越穿越低,低得都看见屁眼了。聊城里的爷们越来越不像爷们,走个半里路,就喘得像驴一样。聊完城里,三五瓶啤酒也喝完了,便无话。大家却毫无睡意。赵小三对马胡子说:“叔,要不你给我们讲个故事吧。”
  “对,马胡子,你给我们讲个故事吧,来黄一点的!”旁人跟着起哄。
  马胡子举起啤酒瓶,咕咚两口,伸手抹了抹胡子上沾的酒液,笑眯眯地说:好,那我就给大家来一段--
  有一位农民老大爷在城里搞建筑,当然不是我们浇楼面的。一天晚上收工后,他想出去看看新鲜。七拐八拐,来到一幢摩天大楼下。他在心里感叹,我的乖乖,这楼真气派,都可以摸到嫦娥的奶子了。我得数数有多少层,回去好跟村里人说说。
  这位农民老大爷正数着呢,来了一个保安。保安问,你数什么?老大爷答道,我数一数这楼有多少层。保安说,哎哟,这城里可不像你们乡下。随便数人家楼房要罚款的。你数了多少层?老大爷支支吾吾,我……我数了18层。保安凶神恶煞地说,数1层罚10块,你数了18层,就得罚180块。你是罚款啊,还是跟我上派出所?老大爷傻眼了,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摸出100块钱,说,这是下班前工头发的的伙食费,就这么多。保安喝斥道,以后老实点,这次就算放你一马。
  保安走远后,农民老大爷扑哧一声笑了,低声嘀咕道,切,城里人真傻。其实我数了23层,少报了5层。这家伙更傻,也不知道搜搜我身上,我口袋里还有100块钱呢。
  马胡子很会讲故事,中间的对白,尤其那个农民老大爷的话,被他用方言模仿得惟妙惟肖,让人忍俊不止。但是,没有一个人笑。大家低着头抽烟喝啤酒。
  突然,马胡子听见蟋蟋洬洬的啜泣声,仔细一瞅,赵小三的眼泪像河水一样在月光下流淌。马胡子有些紧张了,忙问:“三,你咋啦?”
  赵小三抹了抹眼泪,强挤出一丝苦笑,说:“叔,这个不怪你。你不知道,这个故事我听了很多次,每次都忍不住想哭。”
  “为啥?”
  “那个农民老大爷,其实就是我父亲。他曾经因为数楼,被一个狗杂种的保安敲诈过100块钱。”
  马胡子大吃一惊,又问:“那他老人家现在可安好?”
  赵小三点燃一支烟,吸了几口,望着月亮发呆,半天,幽幽地说:“他一大把年纪,还在工地上流血流汗。上个月,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走了。”
  大家谁也不说话了。纱一般轻柔的月光下,一群汉子闷着头,抽烟的抽烟,喝酒的喝酒,偶尔,抬头望几眼四周。
  这是一个位于郊区的楼盘,一边是凌乱的建筑工地,一边却迫不及待地住进了一些人家。一幢幢高大的楼宇,仿佛被洒上了一层银粉,将月亮簇拥在怀里。万家窗口,星星点点的烛光,萤火虫般闪着,成了无数个小格子,梯田一般蔚为壮观。
  马胡子泪光闪动,说:“你知道他老人家为什么要去数楼吗?”
  赵小三说:“他想他儿子在城里有一个家。他想想象一下他儿子住多高,住哪一格子。”
  大家又沉默了。
  许久,有人说:“我想住28楼。要不,我们数一数,看在哪儿。”
  又有人忍不住笑了:“你就不怕保安罚我们款?28楼可得罚280块钱呢。”
  “怕个球,哪个保安不是农村娃?若是真来了,把他揍趴在地上喊爷爷!”话音一落,大家都笑了,赵小三也忍不住笑了。马胡子霍地站起来,说:“好,那我们数一数,一比起,开始--1,2,3,4,5……18,19……”
  一群汉子整整齐齐,小山一样站在钢筋堆上。他们一边用手指点着,一边目光痴痴地往上爬,声如春雷。他们的声音,在月下,在楼宇间,久久回荡。
  有人提醒道:“不对,数错了,不是24层,是23层,刚才数快了一下。”
  “那就重新来一遍。”
  “1,2,3,4,5……18,19……”
  这时,从对面8楼探出来一个脑袋,一个女人怒气冲冲地骂道:“臭打工的,发什么神经,半夜里瞎嚷嚷,还让不让人睡!”
  马胡子一听,就火了,回骂道:“我们是臭打工的,你以为你买了个房,就有什么了不起呀,狗日的!”
  “对!骂她个狗日的。”
  那女人一看这阵势,惊得赶紧关了窗户,退了回去。
  “操,怕个球,继续数。1,2,3,4,5……18,19……”
  没过多久,远远地驶过来一辆小车。车顶上,警灯一晃一晃,红蓝两色旋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