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她的生活我的戏

本书精选了微型小说作者夏阳多年来的优秀作品。他喜欢将小说中的人物和事件,像品...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在那遥远的地方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在那遥远的地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
  导演想风,都快想疯了。
  可就是没有风。
  七月末的大草原,烈日当空,天气闷热得像个大蒸笼,连一丝风的影儿都没有。
  这是一个洗发水广告片的拍摄现场。厂家为了打开市场,不惜重金打造广告宣传片。他们聘请了国内知名的导演和一流的工作团队,还求菩萨一样求来了一位正当红的影视歌三栖女明星。剧本敲定了,场景选好了,摄影、美工、演员等各部门均各就各位,却没有风。
  没有风,这广告片还怎么拍?
  导演急得抓耳挠腮,像草船借箭里的周瑜,背着手在地上不停地踱步,时不时地望一眼插在草坡上的旗杆。旗杆上的旗子像被掐断了脖颈,蔫头耷脑,纹丝不动。空气似乎被凝固了。
  女明星躲在车里,吹着清凉的空调,百无聊赖。等到太阳落山了,女明星从瞌睡中醒来,望了望车外,哈欠连天地说,回吧。
  第二天,一帮人早早地来了,坐在原地,整装待发。风像个淘气的孩子,似乎和他们耗上了。临到下午,女明星沉着脸,率先回酒店歇息去了。
  第三天,亦是如此。女明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怎么办?不能这样干等了。剧组连夜开会。没有自然风,只能人造了。有人提出用鼓风机。女明星当即反对,说鼓风机风太大,一旦吹起沙粒草屑,伤了我皮肤怎么办?导演赶忙打圆场说,又不是拍武侠片,我们要那么大的风干啥,买电风扇吧,电风扇好。
  这点子还真管用。
  二十台电风扇,在灼热的阳光下,摆着不同的姿势,高低错落,气势磅礴,如同草原上朵朵盛开的向日葵:
  在那遥远的地方,草原辽阔,居住着一位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毡房,都是频频回头,留恋地张望。她那粉红的小脸,好像红太阳,她那美丽动人的秀发,在风中飘扬……
  二、
  片子拍完了,大家又犯愁了:这二十台电风扇怎么处理?
  导演看了看大家,说,总不能扔这里吧,要不每个人分一台?谁也不吭声。都是国内顶尖的精英人士,谁缺这玩意儿呀。再说了,总不能千里迢迢扛个累赘去挤火车上飞机吧?
  制片主任想了想,问地陪,最穷的学校在哪儿?地儿不要太远。地陪沉吟了一下,说,赵家沟,翻过前面的山坡,离开大马路,走个三里地,就是赵家沟,学校的孩子可苦呢。导演听了嘿嘿地笑,问,是你村吧?地陪脸一红,尴尬地点头。制片主任说,没关系,就赵家沟,也算是对你这几天来工作的感谢。
  这样,在回去的路上拐了一下,七八辆车浩浩荡荡开进了赵家沟小学。
  学校正放暑假。地陪赶忙找来校长、老师和村干部,又召集了十几个学生。大家在坑坑洼洼的操场上,简单地弄了一个电风扇捐赠仪式,并合影留念。校长喜滋滋地对女明星说,这下可好哩,以后夏天就不用愁了。
  女明星心头一热,掏出五百块钱塞在校长手里,叮嘱道,给孩子们买几支笔吧。剧组其他人员一看,也纷纷效仿。
  校长眼里含着泪给大家鞠躬,一个劲地表示道歉:不巧遇上放暑假,娃不多,仪式太草了。
  两个小时后,在一片敲锣打鼓的欢送中,七八辆车告别了赵家沟。尘土飞扬里,女明星一回头,猛然发现学校操场边燃着几炷香,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跪在一旁,正对着他们的车影,虔诚地直磕头。
  女明星问地陪是怎么回事。
  地陪说,她是学校煮饭的,疯婆子,甭理会,她好迷信,肯定是把你们当菩萨下凡了。
  女明星鼻子一酸,眼泪涌了出来。
  三、
  剧组在赵家沟小学捐钱赠物的事迹,被当地有关部门写成了新闻。众多媒体纷纷报道。一时,好评如潮。
  厂家非常满意这种效果。董事长在剧组的庆功宴上,举杯感谢大家为公司不仅创造了经济效益,也带来了不小的社会效益。董事长当即表示,再追加100万,作为奖金分给大家。这是题外话,扯远了。
  该说说王东了。
  王东是广东一个房地产商,爱好收藏。王东在网上看到这条新闻,突发奇想:这么经典的广告片,这么大牌的明星,这么知名的导演和团队,如果把那些电风扇收藏起来,若干年后作为历史的见证物重见天日,肯定会引起轰动,肯定会价值不菲。
  于是,王东悄悄地坐飞机来到呼市,然后在一家物流公司租了一辆卡车,拉着一车新买的课桌椅,风尘仆仆地赶到赵家沟。王东的到来,把校长乐坏了。校长要找人张罗欢迎仪式,王东赶紧阻拦道,还是让孩子们好好上课吧,我不过是在做点自己该做的事儿罢了。
  搬完课桌椅,王东让校长陪他到处转转。时,正值九月,天气还是有些炎热。王东抹了抹脸上的汗水,问校长,为啥不给孩子使电风扇?校长解释道,刚开学,一切乱糟糟的,教室里还没得及拉电线呢。王东看着破烂不堪的教室,说,拉电线又得费不少钱,为一台电风扇不值。校长迷惑不解地问,给娃们热天上课用,咋不值呢?王东说,他们是好心办坏事,我们城里的学校装的都是吊扇,哪有用台扇的。你想呀,这台扇的电插头电了人怎么办?扇叶子伤了手怎么办?你们晚上又不上课,干吗非要这样浪费。像这样的房子,没装避雷针,一旦拉了电线,雷雨天容易发生雷击,重则死伤,轻则火灾。校长如梦初醒,嘴里直嘀咕,是啊,我咋没想到这茬呢?
  又转了一会儿,王东跺跺脚,认真地看着校长,说,唉,这些电风扇,其实是烫山芋,你用又不是,不用搁这里也浪费,还容易遭人说闲话。这样吧,好人做到底,我出五千块钱,你全卖给我,我拿回去给手下工人使。你拿这钱用在刀刃上,整一整这操场,别让孩子们一上体育课除了跑步还是跑步。
  校长紧紧握着王东的手,热泪盈眶。
  就在王东的车满载着电风扇离开赵家沟时,尘土飞扬里,他从后视镜里猛然发现学校操场边燃着几炷香,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跪在一旁,正对着他的车影,虔诚地直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