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她的生活我的戏

本书精选了微型小说作者夏阳多年来的优秀作品。他喜欢将小说中的人物和事件,像品...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 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有钱人张大炮喝完早茶,溜达在大街上,心情很不错。年底了,手下工人放假回家,忙了一年的他,难得这样无所事事,又轻松愉悦。
  一条不长的街,不时有熟人向张大炮打招呼。张大炮叼着竹牙签,腆着一个肥嘟嘟的肚子,频频向打招呼的人点头示意。他慢慢悠悠地转着,像在巡视他手下的工厂,街上的行人以及街两边的店铺,似乎就是他那条德国进口的流水线上正在加工的产品。
  张大炮转了几圈,心满意足地回到车里,掏出手机找人。中午去哪儿吃饭,和谁一起?这是很多有钱人每天所要面对的一道思考题。张大炮浏览着手机里的电话号码,好一会儿,痛苦地摇了摇头,把手机摔在副驾驶座上,点燃一支烟,转头去看车窗外的人来人往。
  平日里忙得像陀螺一样的张大炮,今天突然松懈下来,坐在街边豪华的车里,闷闷地抽着烟,有点茫然不知所措了。
  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子从车前一闪而过,让张大炮眼前一亮。这女子身材窈窕,一袭白色的运动装,一条乌黑的马尾辫在身后晃来晃去,晃得张大炮找到了初恋的感觉。张大炮轻踩油门,偷偷地跟在那女子身后。
  那女子茫然不知身后的跟踪者,晃晃悠悠地踩着单车,穿过两条大街,只身进了一家健身俱乐部。张大炮停好车,疾步跟了进去。有服务生在入口处拦住张大炮,礼貌地问,先生,您好,您找谁?
  张大炮支吾了半天,说,我想健身。
  钱倒是不多。张大炮花了八十块钱,填了两份表格,办了一张临时卡,换上了俱乐部提供的短衣短裤。偌大的健身房,只有他和那女子两个人。张大炮怀着激动的心情奔了过去。仅仅几秒种,也就是说一瞬间,张大炮便有了想抽自己嘴巴子的冲动--那女子的背影确实很迷人,给人无限遐想,正面的相貌却倒人胃口,简直让人想自卫。那女子四十多岁,满脸雀斑,却异常开心,估计是刚刚升级做外婆了。张大炮心里骂道,上帝佬儿真缺德,一大早就这样忽悠老子。
  既然来了,就干脆练练吧。张大炮离那“外婆”远远地,在跑步机上开始卖力气了。有多长时间没这样锻炼了,张大炮自己也说不清楚。偶尔,和朋友谈起健身运动,他就自嘲,做爱是现在唯一的运动。说完,骄傲地笑笑。多年来的胡吃海喝,帮张大炮攒下了一身的肥膘。很快,他身上开始冒汗了,慢慢地,汗如雨下。那汗珠,油腻腻的,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油脂。
  坚持,再坚持。坚持了十几分钟,张大炮感觉天旋地转,腿肚子直抽筋。不跑了,再跑,说不定这条老命搭这儿了。张大炮原地歇了老半天,喝了几杯水,彻底缓了过来,便起身去蒸气室。整个蒸气室一片冰凉。吼了半天,来了一个经理。经理是个女的,一脸歉意地解释,年底了,不少员工放假回家了,人手不够,加上上午健身的人一般很少,所以没开蒸气室,非常抱歉。
  张大炮挥挥手说,算了,我冲凉吧。
  经理局促不安地说,现在还没有热水,锅炉正在烧呢,您得等四十分钟。
  张大炮一听,生气了,再细看那经理,居然是自己跟踪的那个“外婆”。张大炮彻底愤怒了,抓起桌上的一个玻璃杯,狠狠地砸在地上,骂道,开什么玩笑,你信不信,老子把你这里给端了!
  “外婆”战战兢兢,鸡啄米一样点头哈腰,嘴里不停地说对不起。骂了半天的张大炮,最终还是没辙儿,穿上自己的衣服,悻悻地离开了俱乐部。
  开车行驶在大街上,张大炮感觉浑身黏糊糊的,到处痒得难受,总忍不住想去挠,一挠,指甲缝里便塞满了黑黑的泥垢,恶心死了。
  路过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张大炮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把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他决定开一间房好好泡个澡。临关车门时,他突然想起车上还有一箱法国红酒,一共六瓶,前段时间一个台湾客户送的。泡个热水澡,喝点红酒,好好犒劳犒劳自己,这个主意肯定不错。张大炮提着一瓶红酒进房时,心情好了许多。
  有钱真好。有钱人张大炮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浑身清爽后,从一个包装精美的木匣子里取出那瓶价值不菲的法国红酒,自斟自饮,喝了个精光,然后把自己埋在松软宽大的被褥里,美美地睡着了。
  黄昏时,张大炮那辆豪华的小车再一次停在街边。他彻底忘了自己上午在健身俱乐部所发生的不愉快。晚上去哪儿吃饭,和谁一起?面对这道思考题,张大炮浏览着手机里的电话号码,好一会儿,痛苦地摇了摇头,把手机摔在副驾驶座上,点燃一支烟,转头去看车窗外的人来人往。
  相关链接:“本报讯”昨日,在本市某五星级酒店员工宿舍里,发生了一件凶杀案。客房部女服务员张小珍被人用重物击打头部,倒在血泊中,经市人民医院紧急抢救无效身亡。案发后,该酒店客房部女服务员张小芳投案自首。警方透露,犯罪嫌疑人张小芳和死者张小珍属于同一村的老乡,一块长大,并同时被该酒店录用。两人一直以姐妹相称,感情尚好。据张小芳交代,案发时,她和死者是为争抢酒店客人遗弃的一法国红酒木匣子而发生肢体冲突。张小芳一时情绪失控,用锤子击打死者头部……